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科技新闻

成都云浩装饰

*成都云浩装饰过了半分钟,又跳出一条:【云暖。】“再用力些!” 之后的一个星期江城一直在下雨。绵绵春雨飘飘洒洒、淅淅沥沥地下个没完,整个城市都笼在灰蒙蒙、阴雨潮湿的天气里。这日,江城国际博览中心正厅内座无虚席,灯光熠熠。中央空调散着丝丝凉意,将低声谈笑身着正装的人们完全与室外的炎热隔绝开来。这他妈是什么新的国际流行趋势吗?肖烈最恨这种人。肖岚和他说过,这样的人迟早会剔除出决策圈,只不过牵扯面比较大,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。 “烈哥,你们公司招秘书是不是招聘条件里有一条是会打架。”现在,这句话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。“好看。”他说。 很快,肖烈也吃完了。肖烈用眼角余光看见她晶亮的眼睛里透着关切,说话的声音也是柔得能滴出水来。只是,满眼白花花的肉,并未提起他的兴趣,反而令他感到无比的恶心。 他似乎有点喝多了,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摇晃了一下。接过话筒,他开口唱起来。云暖点头,和大家介绍:“这是我男朋友,肖烈。”云暖笑嘻嘻地看着他:“不,不,你应该这么说。“她清了清嗓子,嘴角微扬45度的微笑,眼神迷离俯视一切,邪魅狂狷地笑了一声,“小妖精,你要搞死我是吧?”夕阳下映出她干净无比的侧颜,目光明亮,充满着阳光又蓬勃的元气。仿佛一个发光的源头,吸引着肖烈的视线,久久无法移开。

栏目列表

广告位